高琹雯/「食言」一辈子 纽时首位女性餐厅评论人Mimi Sheraton

自从Craig Claiborne于1960 年代建立《时报》的餐厅评论制度后,报纸饮食版似乎又成为男性的场域,餐厅评论人的权威感与专业形象在读者眼中穿着西装,直到Mimi Sheraton出现。她是《纽约时报》第一位女性餐厅评论人,任期为1975至1983年。Mimi Sheraton直到现在都很活跃,发推特、做Podcast、写博客,网路声量勃勃,一点也不像93岁的老奶奶。「以老人来说我太有活力了(I’m too young to be this old)。」2004 年她接受老东家《纽约时报》访问时如是说,当时她78岁,如今这句话还能再说一次。 也难怪,她可是第一位乔装易容去吃饭的餐厅评论人(这招不是Ruth Reichl发明的),她坚决相信餐厅评论人必须匿名隐形,「时间已经证明了,食评家会得到特别的关照、特别的餐点,任何不这么认为的人,不是笨蛋就是骗子。」《纽约时报》设下的规矩是,餐厅评论人撰文前必须造访餐厅至少3次,Mimi Sheraton时常去到6次至8次。为了一篇〈上哪去吃纽约最棒的烟燻牛肉与鹹牛肉〉(1979年),她在一天内评比了104款,斤斤计较包夹其中的肉片品质与三明治的组织构造。在加入《纽约时报》以前,她就做过惊人之举:嚐遍Bloomingdale’s百货美食部门的每一样商品,共1196项,花了11个月。1972 年那篇《纽约》杂誌的惊世鉅作亮相后,招来法国高级食材店「Fauchon」的邀约:您愿不愿意来巴黎度过一个周末呢?但若只是堆叠资料勤奋做工,Mimi Sheraton也不会盛名绵延。她观点犀利,文笔精鍊,一针见血箭无虚发,即便时常语出惊人,却也因实证坚强论理有据,不会形象破损。法籍名厨Jean-Georges Vongerichten曾如此美誉Mimi Sheraton:「她的知识没有界线,她的风味字彙终极完美,她的意见堪比黄金。」她的后辈、曾任纽时餐厅评论人的Ruth Reichl也说,Mimi Sheraton坚强、无惧、直率,读她的评论总能强烈感受到文字背后的那个人,「从事这工作愈久,我就愈尊敬她。」Mimi Sheraton写作不辍,2004年出版自传《食言:一辈子的胃口 》,2015年出版《死前必须吃的一千种食物》。现在仍然可以在美国主流媒体读到她的文章,她在推特上的自言自语仍然可以掀起轩然大波。2017年,她看不惯美国的羽衣甘蓝狂潮,发推文说羽衣甘蓝可以「从农场到垃圾桶」,群情激愤;2018年,她看不过眼美国人迷恋枫糖浆,发推文指称枫糖浆是典型的美国坏口味,众声喧哗。然后她分别撰文阐述己见,灿烂文采与其鲜明的好恶一般,柴旺火烈。谈到美食评论,Mimi Sheraton 同样强调写作的能力与食物的知识。她认为,有时候写作的专业性已超越美味的享受,「不论你有没有心情,这是你的工作且你必须完成它。这和肚子饿不饿无关,我已经60年没有饿过肚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