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天海国防部的25名董事和监事都因隐瞒相关关系和交易风险而被罚款

Dobbi.com 12月24日报道,近日,深交所上市公司天海防务(300008)因几年前的“违规行为”被创业板公司管理部曝光。

据了解,天海防务隐藏了相关关系和交易风险,监管层向当时的25名董事发出了监管函。

经监管部门调查,2013年至2015年,天海国防签署了5份主要合同,包括:2013年3月28日披露的28000CMBLNG承运人设计与施工总合同;2014年8月2日披露的600吨液化天然气动力干货船建造总合同、800吨液化天然气动力干货船建造总合同和1000吨液化天然气动力干货船建造总合同;建筑Onofone (1)自升式救生板,2014年7月11日披露;2015年6月20日披露的《多用途工作船建造合同(2)》(船号:DJHC8008、8009);2014年9月20日披露的天然气购销合同。

上述五份合同中,2013年3月披露的合同金额分别为5.6亿元,占天海国防2012年营业收入的210.1%;2014年8月披露的合同金额为6.5亿元,占天海国防2013年营业收入的243.87%。2014年7月披露的合同金额为5600万美元,占天海国防部2013年营业收入的145.28%;2015年6月披露的合同金额为1.16亿美元,占天海国防2014年营业收入的86.45%;2014年9月披露的合同金额为100万元,占天海国防2013年营业收入的422.05%。

不难看出,上述五份合同为天海国防部目前的收入做出了很大贡献。最“夸张”的是2014年9月披露的“天然气购销合同”,占其当前收入的422%。对收入影响最小的2014年7月“建筑Onofone (1)自升式救生板”也占当前收入的两倍以上。

对于对运营收入贡献数倍的合同,天海国防信息披露中存在遗漏。

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发现,天海国防部在2015年至2017年的定期报告中披露,上述合同因船东融资问题、未履行租赁协议、市场不确定性和运营困难而延迟、放缓或暂停。

然而,天海国防部在首次披露上述合同时,并未就相关风险给出足够的警告。如果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出现诸如延迟付款和延迟交货等重大不确定性,则不会以中期报告的形式及时披露。

除了隐匿交易风险,天海防务在2017年11月23日披露的与H&CMARINEENGINEERING(SINGAPORE)PTE.LTD.(以下简称H&C)签订《多功能工作船建造合同(2艘)(船号:DJHC8008、8009)》的合同中,隐瞒了与交易对手方的关联关系。除了隐瞒交易风险之外,天海国防部于2017年11月23日披露,它与H&P有联系;新加坡海事工程有限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H & ampc)在签订多功能工作船(2艘船)(船号:DJHC8008、8009)建造合同时,隐瞒了与对方的相关关系。

据了解,天海国防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楠先生曾是惠普公司董事长。c的实际控制人,负责转移H & amp自签署上述合同之日起,丙方的所有股份和受益权不超过12个月。

根据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0.1.6条,h股;是天海国防部的关联方。

天海国防部没有透露惠普的情况。c为关联方,未履行关联方交易审核程序。直到2017年12月23日,董事会审议程序才得以补充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在这方面,管理层重点关注天海国防董事顾建国、秦炳军、詹金凤、季春林、朱志鹏,然后是董事赵德华、独立董事颜路、沈明宏、秦于正,接着是独立董事周国良、监事赵宏明、监事张选、职工监事唐韦杰、宋勇,接着是职工监事李黄玲、邵善权,接着是监事胡颖、朱春华,董事会秘书胡瑜、财务总监白雪华、副总经理荀政、林强、许涛。时任首席财务官的杭州钟鸣、时任副总经理的张童眼,以及当时的25名董事和监事,均发出罚款,指控他们未能履行诚信勤勉的职责和义务,违反了《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2年修订)的多项规定。

Digby.com注意到,自今年以来,天海国防部的许多董事和监事已经向公司提交了辞职报告。

其中包括上述独立董事颜路、首席财务官白雪华、董事顾建国、秦炳军、朱志鹏、董事会秘书胡瑜和独立董事秦于正,共7名董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