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税制改革是世界支付美国债务的算盘?

来源:苏宁财富信息作者:黄智龙·特朗普,苏宁金融学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执政100多天。美国联邦政府一再阻挠改革,如《奥巴马医疗保健法》和《暂停禁令》,之后发起了一项“前所未有的”税收改革计划,其中企业所得税从35%降至历史上的15%。

这一计划不仅遭到美国的反对,而且中国人民日报也表示:“美国新的税制改革政策将引发一场全球税收战争。一些强国将加入这场竞争,要么争夺减税,以邻为壑,要么建立避税天堂。这将缩小恶性国际税收竞争的成果,如在20国集团框架下生效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

“那么,特朗普政府对世界发起如此大规模减税的动机和前景是什么?美国企业部门被课以重税,特朗普对企业的减税在世界上是罕见的。它们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将联邦最高企业所得税税率从目前的35%降至15%;第二,美国企业汇回美国的海外利润一次性税率从35%降至10%。

他实施如此大规模减税政策的原因是,美国企业部门的沉重税收负担在世界上相对罕见,尤其是在发达国家。

一方面,美国的名义公司所得税率很高。

目前,美国名义企业所得税税率为35%,是美国主要竞争对手经合组织(经合组织)国家中最高的(见下图)。再加上各州的税率,企业实际承担的税收负担可能会更高,导致大量美国企业总部设在税率较低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因此,一旦企业所得税降至15%,美国企业将更倾向于在美国生产,从而促进美国的就业和投资。

另一方面,近年来,美国企业部门的实际有效税率逆势上升。

从有效税率来看,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A)的统计,2015年美国企业部门税前总利润为2.14万亿美元,所得税为5540亿美元,相应的有效税率为25.65%(见下图)。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大幅上升,但美国企业部门的有效税率并未因此下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企业所得税降幅最大的时期是2000年至2008年乔治·布什执政期间。实际所得税率从近39%降至20%,几乎减半。

相反,尽管奥巴马上任以来也实施了大规模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但美国国内企业并没有从中受益多少,大量公共资金被投入到濒临崩溃、社会支出不断增加的金融体系中。

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受到高税收负担的阻碍。大量研究人员和跨国企业高管都认为,尽管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和商业环境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但美国企业部门的高税负一直受到美国和全球企业的批评,高税负和复杂的纳税程序已经成为影响美国经济全球竞争力和商业环境的主要负面因素。

首先,看看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6年全球经济竞争力报告》,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力仅次于瑞士和新加坡,在全球138个经济体中排名第三。

美国市场规模、创新能力、金融市场、劳动力市场效率、高等教育等指标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对跨国公司CEO进行书面调查后,该报告认为,影响美国经济竞争力的两个最重要因素是美国的高税收负担和复杂的纳税程序。这两个指标占16个指标负面影响系数的28%(见下图)。

这表明,税收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竞争力的最大拖累。

其次,看看美国目前的商业环境。

根据世界银行《2017年营商报告》,美国在世界190个国家中排名第9,得分82.45,在20国集团成员中排名第78,仅次于韩国和英国(见下图)。

《报告》从十个维度对商业环境进行了评估:企业设立程序、施工许可办理、电力收购、产权登记保护、融资环境、少数股东保护、税收负担、跨境贸易限制、合同执行和破产程序。其中,美国在融资环境、合同执行和破产程序三个维度上排名第一,税收负担排名第36。

这表明高税收负担也是改善美国商业环境的主要阻力因素之一。

特朗普的税收改革计划极有可能获得通过,这不同于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激起公愤的政策,如否决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法案和禁止穆斯林法令。尽管也有反对税收改革计划的声音,特朗普的税收改革计划极有可能从以下三个有利因素或条件得到国会的支持。

首先,大规模减税将使美国经济“从空洞走向真实”

过去数十年内,美国经济过度依赖华尔街金融业和硅谷互联网行业的倾向明显,相应地,美国传统制造业没落、实体经济“空心化”趋势日益严峻。过去几十年来,美国经济表现出明显的过度依赖华尔街金融业和硅谷互联网行业的趋势。相应地,美国传统制造业的衰落和实体经济的“心连心”空趋势变得越来越严重。

2016年,美国工业总产值为2.7万亿美元,低于金融危机前2007年的峰值2.76万亿美元,同期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4.87万亿美元上升至16.66万亿美元,十年累计增长7.55%(见下图)。

上述减税措施一旦实施,将对美国企业和实体经济大有裨益。

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计算,减税政策将使美国企业的利润在2017年增加1080亿美元,在2018年增加2150亿美元。

根据美国税务基金会的估计,税收改革将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6.9至8.2个百分点,并创造多达200万个新工作岗位。

这表明大规模减税政策是振兴美国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根本解决方案。

其次,共和党有通过减税刺激实体经济的传统。

目前,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完全由特朗普的共和党控制。

从政策角度来看,克林顿、奥巴马和希拉里等民主党领导人深受华尔街金融大佬和硅谷精英的欢迎,而共和党人则更加关注实体经济和传统制造业的发展。

历史上,在里根和布什政府时期,共和党引入了大规模减税来重振实体经济。

因此,特朗普的医疗保健法案和穆里尼奥禁令法案遭遇挫折后,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将竭尽全力推动税收改革法案通过,否则将对即将到来的2018年中期国会选举极为不利。

最后,大规模减税不会给美国财政和债务状况带来长期压力。

历史上,里根和布什政府在减税时也面临财政赤字和债务增加的问题,但这并没有成为减税的障碍。

理论和历史经验都表明,实施大规模减税后,美国经济快速增长,企业利润和个人总收入大幅增加,税率下降,税基扩大,成为美国振兴经济的法宝。

里根和乔治·布什执政初期,他们都经历了财政赤字迅速扩大的局面。然而,实体经济正在好转,税基正在扩大。经过2-4年的减税政策后,财政赤字迅速下降(见下图)。

退一步说,即使特朗普“史无前例”的减税政策让美国政府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鉴于美国的金融能力,美国也可以向世界释放联邦政府债务的风险,让其他国家为美国债务买单。

因此,没有必要太担心减税对美国政府债务和财政状况的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