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判断1.5亿份保险单是真是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中银保险和民生银行基金将被起诉。

为什么中国银行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银行保险”)和民生银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银行基金”)要上法庭?保险金额为1.53亿元的保险单是真的还是假的?蓝鲸保险(Blue Whale Insurance)注意到,近日,由于一笔企业贷款的履约担保保险纠纷,中行保险和民生银行基金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中银保险声称没有承保该项目,也没有收到保险费。保险单和印章是伪造的。民生银行基金将发行承销照片和相关录音来证明自己。双方观点不同,意见不一。

业内专家在蓝鲸保险(Blue Whale Insurance)上表示,虽然该案仍处于重审阶段,事实尚未查明,但也反映出金融机构内部控制管理的薄弱,以及后续需要加强印章管理和人员教育与处罚。

民生银行基金认购1亿元私人债务,由中国银行“企业贷款担保”担保。近日,中国司法文件网披露了民生银行基金与中国银行保险山东分行(2018)鲁01号,民国初年)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揭示了双方纠纷的因果关系。

根据时间表,民生嘉荫基金与莱芜通信印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芜新通”)于2014年10月28日签署了债券认购协议。

《协议》规定民生银行基金认购莱芜新通发行的1亿元私人债务,期限为24个月。莱芜交通购买中行保险“企业贷款担保(四)——企业贷款履约担保保险”。被保险人是民生银行基金。覆盖范围包括本期债券实现债权的全部本金、利息、违约金、赔偿金和费用,覆盖率为100%。

2014年11月3日,民生嘉荫基金支付了债券认购款。

2014年9月9日,中国银行保险发行了编号为3221120143700*******的《企业贷款担保(四)-企业贷款履约担保政策》。保险单载明申请人是莱芜新通公司,被保险人是民生资产公司。贷款本金1亿元,年利率11%,覆盖率100%,保险金额1.53亿元。保险期限为2014年9月20日00: 00至2017年3月19日24: 00。

2014年10月23日,中国银行保险公司(BOC Insurance)出具审批表,声明应申请人的申请,中国银行保险公司同意将上述保险单中的被保险人从民生资产公司变更为民生银行中小债务资产管理计划,变更为民生银行基金,变更为民生银行-民生银行+银行资产-莱芜新通高息债务资产管理计划。

债券到期后,莱芜交通没有履行支付义务。民生嘉荫基金要求中银保险履行保险责任。中银保险表示,它不承保该业务,并拒绝理赔。

基于此,民生银行基金起诉中银保险。

假保单现在是“萝卜邮票”,保险和基金公司在法庭上激烈争辩,“所涉及的保单是假的,有关证明和其他案件材料上我公司的印章也是伪造的”。中银保险辩称,它从未就莱芜通信2014年的私人债务与莱芜通信签署过“企业贷款保险”,该公司从未申请过两年保证保险业务,也从未收取过保险费。

中银保险进一步指出,所涉及的保单和批准文件的格式不同于公司的真实保单和批准文件。例如,文件类型代码和序列号没有根据法规要求明确标记。保单上保留的电话不是公司的统一服务电话。

中银保险甚至直言,担保性质的履约保证保险合同的成立日期早于基本债券的成立日期,“这从侧面反映出所涉及的保单是伪造的,意图骗取保险利益”。

基于上述抗辩,民生银行基金出具了10多份相关证据,包括加盖中国银行保险公司发票专用章的保费发票;加盖中国银行保险承保专用章和经办人员签名的信息;中行保险人员的面对面照片和身份证照片;音频光盘和电子摘录文件等。

双方意见一致,都对对方出具的证据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并拒绝让步。

经过几轮辩论,法院根据中银保险和民生银行基金提交的证据和索赔作出了判决。

根据法院认定的事实,虽然保险单、合同/协议当面陈述、背书表和印鉴上加盖的承保专用章与中银保险使用的印章不一致,但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照片显示,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工作人员两次前往中银保险办公室承保保险单和背书表。

法院指出,由于保险单和批准文件上的印章是由其工作人员加盖在中银保险的办公场所,由于本案中被保险人已经履行了承保注意义务,因此本案中的保险单和批准文件由中银保险负责,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中银保险承担。

根据一审判决,中国银行保险山东分行赔偿原告民生嘉荫基金债券认购9920万元,承担案件受理费53.78万元,鉴定费15万元。

法院一审败诉,再次上诉,或者中银保险参与内外勾结。“雅巴奎”很难下咽。如果案件描述准确,并基于双方提供的信息,可以判断案件中的争议是由内外勾结或故意造成的。一位保险研究学者对蓝鲸保险公司(Blue Whale Insurance)的分析表示,“通常情况下,大额保险单会得到验证,以确保风险控制。

在该公司看来,这也是员工发布假保单和私下扣除保费的行为,“冒险将保费收入囊中”。

“从本案的方法来看,它已经超出了保险公司正常内部控制程序所涵盖的范围,”上述保险学者表示,他指出,“保险公司的印章代表法律效力。相比之下,保险单是否在系统中发布以及电话是否正确不再重要。”

知情人指出,由于不存在少数因公司印章真实性而引发保险合同纠纷的案例,系统外出具的保单无法区分真伪,只能从公章判断。

针对这种现象,建议保险机构加强印章管理,从源头上对内部人员进行教育和纪律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蓝鲸保险获悉中行保险在收到一审判决后提起上诉。济南市公安局已立案受理中银保险上报的伪造印章案件和虚假诉讼案件。

此外,莱芜新通的法人朱英涛在刑事调查记录中表示,莱芜新通从未与中银保险签署过任何保险协议,也没有支付保险费。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该案要求另一名申请人莱芜通信以第三人身份参与诉讼,以查明所涉保险合同是否成立及其是否生效,目前该案正在发回重审。

“报案能从侧面证明该事项恰是内部人员所为,保险公司不愿‘吃亏’,若查清印章确为虚假,也可免除自己的赔偿责任”,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指出。“报告可以从侧面证明,这件事是内部人员的工作。保险公司不愿意遭受损失。如果发现印章是假的,它也可以免除自己的赔偿责任,”一名保险内幕人士指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嫌经济犯罪若干问题的规定》,行为人是否是某一单位的工作人员不一定导致该单位的责任。北京葛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于涛对蓝鲸保险公司表示:“只有当单位存在明显的过错,且过错行为与受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时,单位才能承担民事责任,在他看来,保险公司是否管理不善,被保险人的付款是否已经进入保险公司账户等因素将直接影响后续判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