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迪乳品危机:大股东“搜狐”拖欠奶农10亿美元的承诺资金在哪里?

在现金流紧张的背后,科迪乳业的主要股东科迪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张庆海扮演了关键角色。然而,《投资时报》的研究员于飞(音)处于资金紧张状态或长期没有预料到,他没有料到去年底账户上有16.72亿元人民币的“快速摇钱树”会如此迅速地被资本链拖垮。

近日,随着“奶农拖欠货款”和“董事长流失”等信息的不断曝光,河南科迪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乳业,002770)。SZ)陷入了无法隐藏的现金流困境。

8月3日,科迪乳业(Cody Dairy)收到深交所的一封关注信,信中要求该公司解释对农户集中收回欠款、失去真正的控制人和董事长张庆海的疑虑,以及当年底有大量资金存入其账户时,他们宁愿分红也不愿拖欠奶农的付款。

收到关注信后,科迪·戴瑞没有正式回复。相反,8月5日上午,该行发布了“即时公告”(Prompt Notification),称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减轻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20亿元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以减轻科迪集团股票质押的风险。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发现,在科迪乳业现金流短缺的背后,公司的大股东科迪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集团)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张庆海发挥了关键作用。在几次资本运营的背后,张庆海和科迪集团的资金是不可分割的。

大股东“挤压”上市公司?即使政府出手拯救该公司,也未能阻止科迪乳业8月5日暴跌9.03%,其股价收于每股2.82元。

商丘市政府协调并推动建立救助基金,或者是为了缓解科迪集团的股票质押风险。

科迪集团是科迪乳业的最大股东,持有4.846亿股,占总股本的44.27%。

但这些股票早在2017年就几乎被质押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科迪集团已认捐4.84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25%。

这意味着科迪集团的质押股份总数占99.96%。

根据Choice数据,投资时报研究员计算出科迪集团最后一笔承诺的收盘警戒线为3.13元,收盘警戒线为2.74元。

根据科迪集团目前没有资金或抵押品补充头寸的情况,如果水库出现问题,平仓压力将被释放。

事实上,科迪·戴瑞(Cody Dairy)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财务状况一直很紧张。

自科迪乳品公司(Cody Dairy)于2015年上市以来,大股东一直渴望获得资本,第一轮固定增长始于6个月后。

证监会最终核准的募资金额由7.54亿元减少为3.89亿元,定增价为13.2元/股,当时有5家机构投资者入围,其中就包括后续同科迪集团卷入官司纠纷的小村资产、太阳雨控股等机构。中国证监会最终批准的募集资金从7.54亿元减少到3.89亿元,每股固定增长13.2元。当时有五家机构投资者入围,其中包括小村资产和孙宇控股,他们与科迪集团发生了法律纠纷。

自2018年以来,科迪乳业已经两次开始收购科迪冷冻股份,称科迪冷冻可以通过成为高质量资产来提高盈利能力。

然而,科迪集团是此次交易中科迪冻结的主要股东。

当时,一些业内人士表示,高溢价收购或科迪集团的左手利润转移游戏。

现金流压力此时,面对前来讨薪的1.4亿员工和奶农欠款,科迪乳业(Cody Dairy)在2019年7月做出了分红决定,派发了2080万元现金分红。

针对科迪乳业(Cody Dairy)的现金流状况,深交所在关注信中反复询问该公司是否有资金链紧张,是否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有联名或共同管理的账户,以及货币资金是否实际被其他方使用。

科迪乳业(Cody Dairy)年度以来股价走势(单位:元/股)数据来源:风诉讼导致董事长成为不诚实的人近年来,科迪乳业已卷入多起诉讼。

仅从公开信息来看,该公司经常因私人贷款、金融贷款合同和销售合同纠纷而成为被告。

根据调查信息,科迪乳业已卷入多达110起诉讼和81起商业风险。

科迪乳品公司及其董事长张海清被列为不诚实的人,后者已经成为执法者并限制高消费。

事实上,除了合作伙伴,科迪乳品公司的投资者也和他们一起上了法庭。

2016年底,科迪乳业(Cody Dairy)的股价在第一轮固定上涨后一路下跌。

一年锁定期到期后,股票的市场价格与固定增长价成反比,所有参与固定增长价的资本都损失了。

在2019年的投资者会议上,一些投资者质疑科迪·戴瑞(Cody Dairy)在2016年设定加薪时,拒绝执行与高村资本和太阳雨签署的差价补偿协议。

投资者认为“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未能履行弥补差额的义务”,这源于一项金融咨询协议,其中包括科村资产公司和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与实际控制人张庆海于2016年11月中旬私下签署的自下而上条款。

由于股价和固定提价上下颠倒,科迪乳业的主要股东科迪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张庆海没有弥补差额,引发了小村庄资产等机构诉讼。

2018年,小春资本首次提起诉讼时,科迪集团首先协调让小春资本撤回诉讼,但后来拒绝执行分期付款协议。

也是这起诉讼冻结了科迪集团控股股东张庆海的所有股份。

这导致一些投资者认为科迪乳业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张庆海忽视了合同的精神。

对此,科迪乳业总经理张凤华表示,科迪乳业没有与高村资本签署差价补偿协议,也不知道主要股东科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张庆海已经与高村资本签署差价补偿协议。

然而,作为一家由张庆海控制的家族企业,科迪·戴瑞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鉴于上述情况,深交所要求科迪乳业(Cody Dairy)在关注信中对诉讼和仲裁事项进行全面审查,并解释是否有诉讼或仲裁事项需要披露但不披露,以及是否有公司资产被查封或冻结。

科迪·戴瑞(Cody Dairy)已经问题重重,在检查是否存在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挪用资金等问题之前,需要等待更多信息被披露。

然而,上述20亿元专项救助基金将如何解决当前棘手的问题也值得高度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