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与“魔鬼”,忠诚与背叛,大巴黎的内马尔让人又爱又恨


撰文/鱼汤面序言本轮法甲联赛,内马尔再次终场前上演绝杀,连续两轮绝杀的他开始从“魔鬼”转化为“英雄”。这种被偏见过的意外,似乎开始成为巴黎本赛季的主旋律。谁也未曾想到,没有锋线三叉戟的大巴黎却在上周3-0羞辱了皇马。当时,镜头捕捉到看台上的内马尔和姆巴佩尽情欢笑,这本是大巴黎两年前奢望过的“珠联璧合”,但现实里,“和睦相处”的剧情一直很短暂,也很遥远。一连场绝杀,悬念再起不安分的内马尔自然被抨击,本场里昂球迷就曾在他主罚角球时,疯狂投掷杂物,似乎这个整个法甲都在对他有仇视心理,没有人同情他,但能救赎他的只有自己。上赛季,姆巴佩荣膺法甲最佳球员时就曾要求更多的责任,一度要求自己踢9号位置,毕竟上赛季他和欧洲金靴奖梅西之间的进球差距很微弱。而身穿巴黎10号战袍的内马尔却以另一种形式证明自己的存在,他在自己举办的五人制商业足球赛抛头露面,却以伤势未痊愈为由拒绝回归巴黎,并用刺眼的6-1比分羞辱了现任东家。一个在努力成长,一个在计划逃脱,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虽然内马尔并不介意自己的骂名,但是他也在消耗人品。法甲前四轮,他无缘大名单,巴黎以“伤病缘由”三缄其口,但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惩罚并不意外,任何俱乐部对原则问题都是零容忍的态度。没有走成的内马尔心情当然不悦,但正如主帅图赫尔所言:“我们之间有一种作为教练和球员的默契,这也是我直接让他上场的原因,他在训练中很职业”。事实上,若不是内马尔在补时阶段的倒钩绝杀,降级区徘徊的斯特拉斯堡将会在卫冕冠军的主场制造冷门,于是新的疑问浮出水面,刚刚才复出就立下汗马功劳的巴西人究竟是巴黎的福气还是祸根?惩罚后的复出,救赎自己大概一周前足球游戏FIFA20公布了最新的球员能力值,梅罗当仁不让的占据着头两把交椅,而位列第三位的球星正是内马尔。即使上赛季只出战了15场法甲,本赛季在前四轮联赛分秒未上,但这类外在因素并没有干扰他的价值。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巴黎夏天咬定其1.8亿转会费不松口,并不只是单纯吓退陆陆续续的竞标者,而是认真地权衡过内马尔的生存空间并不是“无用武之地”。数据显示,这是内马尔代表巴黎38次出场打进的第35个联赛进球,此外他还贡献了21次助攻。虽然距离上一次为巴黎首发出战已经过去4个多月,但巴黎10号只用了90分钟就佐证了FIFA20的判断。更神奇的是,在内马尔进球的27场法甲比赛中,巴黎的不败战绩延续到24胜3平。名不见经传的斯特拉斯堡迫切地帮助大巴黎验证内马尔的巨星属性,尤其在姆巴佩和卡瓦尼两大神锋高挂免战牌的情况下,这粒绝杀球自然是巴西人最出彩的自白书。夏天,对内马尔反骨行为愤怒的主席纳赛尔曾扬言“要将他烂在替补席”。在伤兵满营的情况下,曾伤透巴黎球迷心的内马尔,从全民公敌摇身一变为城市英雄,“年少犹借银枪逞风流”,即使他志存高远,但能重返赛场终归是最好的释怀途径。生活窘迫时,总有喜出望外的惊喜,只是,这次的“惊喜”并非上演巴黎首秀的新兵伊卡尔迪,而是熟悉的陌生人内马尔。一场意料之中的胜利就断言巴黎赌对了过于狭隘,但体育总监莱昂纳多的发声很有总结性:“内马尔是犯了错误,但他始终是巴黎的重要球员”。进球后的内马尔并没有过多的宣泄,但这种“冷暴力”既回应了整场对他发出嘘声的自家球迷,又不经意间缓和着和自己主队的关系。虽然世人并不认可他“第三人”的光环,但这个节骨眼发力的内马尔至少用胜利遏制住了球迷的情绪。90分钟内6次射门,4次成功过人,均为全队之最,若不是VAR的“作梗”,荣膺全场最高分的他还会用另一个进球减轻球场内嘈杂的嘘声。即使如此,这样的答卷还是让在看台上不漏声色的巴黎主席偷着笑。胜利有治愈心伤的功效,也有重新缓和彼此关系的迹象。财大气粗的巴黎纵然经得起3000万欧元的年薪开销,却不一定经受住同等量级的人才损失。卡瓦尼在明年合约到期后大概率上会自由离队,近5个赛季进球未过双舒波莫廷也非长久之计,在意甲保持不错进球效率的伊卡尔迪只是临时工。即使球衣销量冠绝法甲的姆巴佩上升势头愈发明显,大巴黎也明白独木难支的道理,去年欧冠淘汰赛,没有内马尔的巴黎被曼联逆转的情节,多少加深了这道课题。胜利的及时雨,敲响警钟未能如愿回归诺坎普的内马尔被单独安排训练,但唯一确定的是他没有迟钝进球的嗅觉。此前,他已经在巴西对阵哥伦比亚的热身赛上传射建功,但新赛季的他,却要开始习惯对抗这个世界了,因为,这里的球迷对他夏天的所作所为并不会轻易原谅。开赛前侮辱他的横幅在公园球场就四处可见,甚至,他的每一次触球都引起现场嘘声四起。内马尔仿佛带着镣铐在跳舞。并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可以换来“没关系”。何况,巴西人从未后悔他与巴萨眉来眼去的告白,没有开口说抱歉的他更不会主动“求和”。赛后他说:“之后的每一场比赛都是我的客场”。习惯以自我为中心的马儿并不奢求球迷的原谅,甚至直言“这是他们的自由”。但同时“恢复自由”后的他很诚实地说:“每个人都知道我想要离开这里,我不想再纠结细节了,现在我是一名巴黎球员,我会在场上为球队竭尽全力”。真正的平静反而是不再躲藏。不被球迷待见的内马尔说:“在沉淀自己肯定让人取笑,但救赎自己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毕竟他才27岁,假使因为不喜欢巴黎,就放任自流等于慢性自杀,太多的巴西前辈都有这方面的经验总结。巴黎最看重的欧冠赛场上,面对同样需要止血的皇马,残阵示人,却以3–0完胜。要知道,此前连续三年在欧冠折戟的窘境让法甲豪门颜面尽失,难免让人担忧任何非战斗性减员都会成为压倒巴黎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1970年才成立的巴黎不可避免的硬伤。所幸赢了,赢得酣畅,赢得也及时,但残阵亮相的巴黎还不能称为“瘦死的骆驼”。原本32岁的卡瓦尼寻求一份大合同养老,21岁的姆巴佩心理一直住着儿皇梦,27岁的内马尔可以为回归诺坎普降自薪水,却不一定愿意在巴黎屡屡无功而返的惨淡中蹉跎岁月。即使本赛季再来一尊法甲冠军,还是屏蔽不了他的不快乐。时间概念上的焦虑感容易让人急功近利。判断内马尔的“忠“与“奸”的标准也会相应地反转,甚至不再单纯停靠在球迷对其”卖主求荣’的抨击上,而是认真反思巴黎所奢求的豪门盛宴究竟是否是一纸荒唐梦。当然,内马尔的伤害球迷的闹剧不会被历史轻饶,窝里横的巴黎同样会被众多球迷诟病。届时,留不住人的巴黎还拥有追溯“叛徒”的权利吗?至多停留在知人不评人的方向上。相比上一场,本场比赛内马尔至少得到了巴黎球迷的掌声。别忘记,历史有时候就是一堆灰烬,即使有燃烧后的“余温”,也只是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叹息口吻。引进格里兹曼的巴萨也许断送了内马尔回家的路,假使不能完成既定的目标,被金主附体的巴黎何尝不是亲手毁掉自己苦心经营的高度。结束语“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的大巴黎似乎需要内马尔那种偏执且疯狂的心。事实上,没有三叉戟坐镇的巴黎战胜皇马已经引起了轰动,接连绝杀又在制造新的效应。或许,这已经在提示巴黎:昔日第三人还是最致命的武器之一。现如今,五大联赛所有豪门普遍性离不开金钱的味道,但“会过日子”却是每个俱乐部都会思考与执行的主流方向。并不快乐的内马尔为巴黎进球了,并不如意的巴黎欧冠复苏了,那这完整的一个赛季中,破镜重圆的彼此,还会将余温持续多久呢?全程高燃,内马尔大巴黎进球集锦- END -【本账号是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