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侥幸逃脱对魔法的追求后,他把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

(《牧羊人之心》1151)序言1151年夏天的曙光照耀在卡鲁蒂亚大陆的东部,把天空中的晓云染成金色。

当塔上的老人从沉睡中醒来时,他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眼前的景象。

“真是壮观。

”眯着浑浊的眼睛,他不禁窃窃私语,“往往只有在黄昏时分,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美丽。

”他颤颤巍巍地从床上撑起身子——就这么简单的动作,它似乎消耗了旧身体的所有力量。

他弯下腰到处寻找拐杖,但下一刻他忍不住笑了。

“主啊,我想你一定忘记了昨晚你把拐杖托付给了我。

”他看到一双清澈但有些无奈的眼睛,“同时,也忘了让我帮你起床。

”“咳咳…人们年纪大了,记忆力差。

”老人笑着咳嗽了两声,“有时候,也想证明他的身体仍然年轻硬朗。

”在对方的帮助下,他慢慢地坐在面向窗户的躺椅上。

这几乎是整个城堡里最好的照明场所。望着窗外明亮的日出,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老人浑浊的眼睛此刻似乎有了某种深刻的含义。

“多美的景色啊…不幸的是,恐怕我不会再见你很多次……”“主啊,你……”“不用说,杨葵。

“老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的身体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医生是对的。我真的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是时候了…让我做最后的决定。

“1151年夏天,大陆东北部阿格兰的天气晴朗,一切如常。

第一章哀鸣、鲜血和闪烁的火焰。

呈现给艾·戈文的是一幅地狱般的景象。

他看见慷慨大方的麦芽汁阿姨睁大眼睛落在他面前,秋结卷曲的肠子饮料从裂开的肚子里冷却下来,难过地流了一地;他看到隔壁小女孩的头高高地抬起来,他不信神的眼睛里仍然充满了不可摧毁的恐惧。

他看到了他的父母、兄弟、亲戚和朋友——过去最亲密的人就像是在霍峰节期间被切断的小麦,在逃跑的路上一个接一个地掉落,然后被蔓延的大火吞噬,不留任何痕迹。

这座城镇倒塌了,所有生物都化为乌有。

他充满愤怒,看着造成这场灾难的主要元凶——恶魔。

“咕……”从一场不祥的噩梦中醒来,艾戈文第一次看到他的皮手套和杯子里的劣质酒。

饮料已经冷却了很长时间,颜色混浊且充满杂质——在内陆东北部偏远的阿格兰(Aglaine),你永远也不能指望享受到创业之都的甜蜜。

艾戈文浑不觉摇摇头,迅速检查了货物。

他认为他在酒馆里已经睡了10多分钟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些鄙视“可怜的旅行者”的小偷,他将不得不走出家门,露宿街头。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庆幸地抬起了头。

……那双眼睛戴着红色的斗篷。

“你醒了吗?

”桌子对面的男人轻轻地向他点点头。

艾·戈文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人:虽然他全身披着厚厚的斗篷,但他仍然能从他的下半身感觉到一些东西,线条柔和,声音有些清脆,尽管声音很低。

“我睡着的时候,你总是看着我吗?”他问,“嗯,看来我应该向你说声谢谢。

”“请不要放在心上,但只要十分钟。

“那个人摇摇头。”谦卑的帮手是有福的,因为上帝会有他们的灵魂——”眨了眨眼睛,艾戈文仍然反对思考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丁咚-卢特轻轻地弹着。在人群的欢呼声中,酒吧中央穷困潦倒的吟游诗人以优美的结尾结束了他的表演。

“真是太棒了!”邻桌的大汉高兴地举起酒杯。“在勇气和正义的驱使下,勇敢的人类不怕牺牲,最终战胜了大陆的恶灵——尊重祖先的勇气!”“——干杯!”喝酒和欢笑夹杂着夜店的异味进入他们的感官。

艾·戈文微笑着看着在首都的高档酒馆里很难看到的景象,但不知怎么的,对面的男人似乎对他们说的话很不满意。

她从凳子上站起来,几乎用力地站在几个人面前:“但是,这个故事的版本完全错了——”“嘿!嘿!伙计,你在拆我的桌子干什么?”刚准备坐下,吟游诗人立即挥动双臂表示抗议。

然而,邻桌的人似乎对她的陈述有点兴趣:“哦?那么,这个朋友,你听过什么版本?””上帝的天使——终结《外面的人》的天使显然就是天使!”话音刚落,整个酒馆陷入了某种无名的寂静。

然后传来一声大而毫不掩饰的嘲笑:“哈!天使们。我刚才听到了什么——他说天使!”“省省吧,我的朋友。

你想告诉谁?教廷?”经过多次嘲笑,那个大汉又摇了摇头。”这是阿格莱恩,探险者的先驱,人类文明的前沿——没有人会相信梵蒂冈。

“但这充满嘲笑意味的嘲笑不能让这家伙回来。

她笔直地站着,仿佛这能让她的话更令人信服地反驳:“但是,我来自克莉丝汀——”话音未落,它真的是看不下去艾戈文,毕竟,忍不住把同行们拽了回来。

“对不起,我的朋友还不习惯北方的生活。

”他朝大汉微微耸耸肩,“南方人,谁都知道。

”深深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大汉也摆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说得好。

”他微笑着举起酒杯,“敬该死的教皇——还有南方女人的白奶子!哈哈!“酒吧里的气氛恢复正常了。

艾·戈文一擦额头上的汗水,就看见桌子对面的那个人正使劲盯着他。

“你不应该阻止我。

“她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

“但我必须如此。

”艾戈文轻轻摇摇头,“否则,恐怕有人会把他所有的资本都拿出来。

“啊……”不管面前这个人的反应如何,这个年轻人只是简单地说:“艾·戈文·沃尔夫冈,先锋。

“”…来自基督教王国的薇薇安·卢克蕾齐亚·瓦伦蒂诺。

”尽管有些不情愿,披着斗篷的女孩还是礼貌地回答道。

“华伦天奴,我听说过这个姓。

”艾戈文微微点头,“我听说这是国有的大贵族神,而且有无数教皇、红衣主教和圣人出生在族人当中。

然而,这位瓦伦蒂诺小姐,你为什么要过着奢华的生活,去北方忍受这一切呢?”“那是因为…很多很多原因…””…是指魔法驯化的谣言吗?”“你,你怎么知道的!”年轻女孩下意识地喊道,但她很快回应道,“你在开玩笑吧!”“谁说不?”年轻人微微耸耸肩。”作为一名在开拓性领域的武官,我仍然有必要了解我们的竞争对手——你们王国在这件事上做了些什么。

”小女孩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使劲盯着他的眼睛。

然而,艾·戈文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态度,只是简单地说:“几个月前,阿格兰地区的领主们已经掌握了魔法物体的驯化技术的消息在大陆传开了——”自从“外面的黄昏人”已经有几百年了,大陆各地的人们几乎一直受到魔法物体的致命威胁。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毫无疑问,这将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大变化。

“成千上万的人将从魔法的威胁中解放出来,土地的面积将在短时间内爆炸性地扩大。

一个新时代的曙光已经出现,旧时代的主人基督教王国,即使对恶魔嗤之以鼻,也一定会非常重视它。

“”…一个小小的亵渎策略,被称为新时代的曙光,恐怕已经失败了。

”女孩冷哼一声,“而且,我觉得你似乎对魔法也持有一些不好的看法。

“”…”这一次,青年没有反驳。

他思考了很久才轻轻地摇摇头…服从命令,但这是士兵的首要职责。

”他似乎想多说些什么,但这时,伴随着阵阵警报,酒馆的大门突然变得一片混乱。

艾·戈文皱着眉头站起来,拦住了一个从门口逃跑的酒鬼。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那人尖叫着试图挣脱,但在发现对方力量太大后,他终于惊恐地看着对方:“是的…这是魔法!”那些凶猛的怪物已经包围了整个地方!“第三章艾·戈文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家乡布莱克内尔在开拓性的博洛尼亚边缘被鲜血和火焰烧伤的那一天。

是的,对那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苦涩的仇恨。

亲戚、朋友和老师——他过去珍惜的一切都在熊熊烈火中燃烧,变成焦炭和粉煤灰,并失去了它存在的所有证据。

时光飞逝,几年转眼就过去了,但他仍然无法忘记那一年的夜晚和点燃家乡的熊熊烈火——摧毁家乡的魔法。

……“咕……”从寒冷的噩梦中再次醒来,艾戈文觉得自己躺在一个大而微湿的砾石上。

他腹部的伤口没有愈合,他挣扎着在极度疲劳和疼痛之间坐起来。年轻人尽可能平静地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在沙滩上,上面覆盖着细沙和碎砾石,明亮的月光像一层薄薄的白霜一样洒向四周。

看来他的运气不错,他不禁这样想,至少,在那种情况下,他和其他人还能活着被冲到岸上…晚风轻轻地吹着,把他的衣服弄湿了,他打了个大哆嗦。

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焦急地环顾四周。

不一会儿,他在不远处的海滩上发现了那个女孩。

汹涌的水流把她破烂的斗篷冲刷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露出了下面那张精致的脸,让人无法半吹毛求疵:长长的睫毛,精致的琼鼻,因体温下降而微微发白的嘴唇,以及在河水的控制下看起来有点凌乱的亮金色头发…这真是南方的一位大小姐…艾戈文不禁叹了口气。

他拖着冰冷疲惫的身体往前走,努力唤醒面前的“睡美人”。然而,经过长时间的失败尝试,他终于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她的身体真的太冷了,甚至比她此刻还要好。

他把手指放在另一个人的鼻子底下,他的呼吸微弱而灼热。

他把手掌再次压在女孩的额头上,那惊人的热度足以让任何人暗暗心惊。

“伤员…加上体温过低。

”艾戈文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嗯,看来就算只是为了生存,也要付出代价。

”他把女孩紧紧地抱在怀里,试图缓解彼此的体温。

然而,在意识到两具湿透的尸体不可能抱在一起取暖后,他终于遗憾地脱下外套,紧紧地裹住了面前的女孩。

在这一切之后,他忍住腹部伤口带来的不适,站起来握住另一边,试图沿着砾石铺成的海滩前进。

他的任务很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如果没有好心的行人来救她,她必须带她去找个避风的地方,在她携带的各种设备都浸在水里的时候点火。

但是在这样一个时间,在这样一个偏僻荒凉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迈出两步后,一种疼痛的感觉从手臂、小腿和侧面的伤口蔓延到全身。

也许是因为太多的湍流,在一声含糊的呻吟后,怀里的女孩终于醒了。

首先,她困惑地微微眨了眨眼睛。她的蓝宝石般清澈的眼睛泛着一层朦胧的水光,这逐渐反映了他在月光下的样子。

“我…我们……”“我们侥幸逃脱了对魔法的追求,但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简单地解释道,艾戈文接着说道,“听着,你现在还能生火吗?这对我们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犹豫了一会儿,薇薇安颤颤巍巍地从外套里拔出胳膊。

女孩闭上眼睛,像握着什么东西一样把双手握在一起,但是过了很久,她苦笑着摇摇头。

“我,我做不到。

”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我的手…我的手颤抖得很厉害,甚至最简单的一个投掷姿势…”…那是该死的体温过低吗?年轻人立刻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觉得他们两个陷入了矛盾的漩涡:为了缓解薇薇安的体温过低症状,她必须用她的魔法点燃火;但是如果她想成功施放点火咒语,她必须先摆脱这该死的低温症的影响……”…艾·戈文先生?”” .. “艾戈文咬紧牙关,什么也没说。

但是女孩已经从他的沉默中读到了一些东西:“艾·戈文先生。

“”…怎么了?”“请离开我。

然而,年轻人斜眼看了她一眼:“离开你?你能一个人走吗?”“恐怕不行…呜,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我知道不行,那就给我好好呆着,不要乱动。

”艾戈文没看就说道,“另外,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看了看年轻的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放弃了,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傻瓜…鉴于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如果你能把我作为一个负担,你显然会有更大的生存机会……”…你这么说,难道你真的不怕我后悔吗?”“啊哈,你后悔吗?”“后悔,后悔死了。

”“可惜为时已晚。

”女孩强自轻笑,将不住颤抖的身体缩进他的怀里,“现在,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走。

“艰难的旅程还在继续。

在战斗、逃跑和掉进河里的多重折磨下,艾·戈文的体力终于结束了:他的耳朵里发出哔哔声,面前是巨大的雪花。

然而,他还是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鞋底的触感从坚硬的砾石变成精细的砾石,然后变成柔软平坦的草地和土壤——这种旅行通常看起来毫不费力,但现在他感觉像是从大陆的一端旅行到另一端。

就在他有些坚持不住并计划在原地好好休息的时候…”什么,谁!”怀里的女孩突然喊道。

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古怪响动,艾格文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一旁的岩石后边探出了头来。伴随着一阵奇怪的沙沙声,艾戈文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岩石后面伸出来了。

这一发现立刻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几乎不顾地上的女孩,拔剑和敌人正面对峙——“渣!矿渣!”“不,不要杀我喵!”……幻觉,你听到声音是什么感觉?这个年轻人强忍着雪花飘在他面前的不适,专心看着声音的位置。

“魔法?矿渣布林和……李安湖猫?”看着这两个几乎蜷缩在地上的数字,艾戈文第一次对他的三种观点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我没听错吧?……那些不理智的怪物…真的想和自己交流吗?他太震惊了,其中一个人悄悄地抬起头,悄悄地爬向他周围,没有被发现。

但是当他很难做出反应时,他几乎下意识地把剑刺进了另一个人的身体…”嗅,血的味道…多么严重的伤口!”“渣!矿渣!”“别闹了,喵!快点,快点回来,给碳眼镜打电话!这两个人有危险。喵喵已经太晚了!”“渣!”看着魔法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跑,艾戈文不禁惊讶地张开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