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请医生检查秦可卿。医生在处方中看到了曹的“杀清”的意思。

十月的一个金秋时节,甘龙的医生黄元御应邀去北京西郊看望一位朋友。

看到疾病后,当生病的一家人正在准备午餐空时,他溜出了院子。

这时,一个同龄的中年男子恭敬地向他打招呼说:“我听说了很多关于黄医生的事,还有病人在床上。不知你能否来?”黄元御看到,尽管这个人穿着旧长袍,眉毛稍微锁着,但他在也斯很有礼貌。他的身体充满了学者的优雅气质。他的心情很好,他欣然同意了。

黄元御跟着游客进入附近一个偏僻的庭院。只有三栋长满秋草的老房子。

在破旧的主房间里,有几堆超过英尺高的物品放在一张正方形的桌子上,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一条断腿,这使得住宅更加五彩缤纷。

黄元御环顾四周无人,便惊奇地问:“先生要我为谁诊病?”那人一本正经地答:“给一位女子诊病。黄元御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任何人。他很惊讶,问道:“你想让我诊断谁?”男人严肃地回答,“给女人一个诊断。

”在这下,黄元御多少有些嗔怪了,明明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他人,哪来的女人?那个人在捉弄自己吗?他问那个女人在哪里。

“在书里。

”那人指着手稿,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当黄元御走近时,他看到封面上的三个字“石头故事”,这是强烈和令人印象深刻的。他立即肃然起敬。

然后,那人从《史记》中挑出《章太一论病源与贫困》的第十章,递给黄元御。他说:“书中有一个大家庭贾府。长门的儿媳妇秦可卿病了。请邀请章太怡参观。

请看看黄博士。脉诊处方有什么问题吗?”黄元御看了看,手稿中列出的秦氏脉率非常详细,接着是药方:人参、白术、茯苓、地黄、川芎、黄芪、阿胶、莲子…黄元御看了看,点点头说道:“王先生已经熟悉脉诊处方了,你为什么要问我?”男人说,“我早一点读过一些医学书籍,但我以前从未见过疾病。

恐怕这本书会传到后代。如果你在书中遇到一个有相似症状的人,并且认为这个处方是正确的,如果你服用它,你会想念一个人。

黄元御听后赞赏地说:“王先生考虑周到,甚至还写小说,他实事求是,令人钦佩。”。

”看着,黄元御眉头一皱,说道:“虽然这药与其症状一致,但它呈现出沉重的死亡气息。

如果这个处方适用于普通病人,它是一个好处方。

然而,它不适合在这个官方家庭使用,因为这个家庭养尊处优,喜欢吃又肥又甜的东西。它甚至有反叛的力量,可以杀人。

“为什么?”那人惊讶地问道。

“这秦氏病,药方应该是清和平和的。

然而,张先生用御医张某的手拿人参,这被认为是一种威胁。尽管配方中人参的价格是2元,但其用量不足以造成伤害。

但是,你有一个很大的预兆,说贾府买了一公斤人参,可以和这种药混在一起。

对于这样一个富裕的家庭,人们会认为人参比滋补品更好,而且越多越好。

当药物混合时,数量不考虑在内。

然而,过量的人参会弥补它,气滞会成为一种毒药,当它应用于秦可卿,这是充满忧虑和沮丧。

你没有杀清,但清是因为你而死的。也许,你本打算杀了清军!”那人听了,脸色大变。

黄元御继续说:“秦一定是死在书里了,但你也有好的意图!”“是的,秦可卿在两章后确实死了。

她有很强的气质,太聪明了,总是有不愉快的事情,而且是在一个大家族的内讧中,都关心,怎么会没有理由死去呢?”男人叹了口气。

黄元御笑着说,“如果遵循正常的医疗方法,方药中人参就可以走了。

然而,从书的情节和主题来看,人参是绝对必要的。

你心中的纠结也应该在这里!”那人听了,心中片基释放,舒展了一下眉头。

是的,让黄余一检查书中女人的人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

他一直为秦可卿的病辗转反侧。他想找个人讨论这件事,但他不知道该和谁谈。

事实上,普通医生可以诊断和治疗秦可卿的疾病。

然而,曹雪芹为什么只费心去请教黄元御医生呢?最初,黄元御早年追随著名教师,博览群书。他想通过科学研究成名。他没想到会因为庸医的误诊而失明。

在科举时代,那些五官不规则的人是不允许就职的。

哀悼期间,他选择放弃儒家思想,成为一名医生。

黄元御不仅精通医术,而且有深厚的文学基础。他写了14本医学书籍,如《四圣心源》、《苏凌薇云》和《伤寒论易硕》。这就是曹雪芹向他征求意见的原因。

当时,黄元御在首都已经很出名,在甘龙旁边也很受欢迎。

然而,曹雪芹只是一个生活在农村的穷困潦倒的学者。怎么能邀请他呢?因此,他们尽一切可能向黄元御的朋友寻求帮助。直到那时,他们才在北京郊区的茅屋里有“咨询秦可卿”的琐事。

文学巨匠和医学大师都渴望写书。他们见面很晚,还在烛光下交谈。

“我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知识分子因为秦雪先生的化妆而被熏死!”黄元御翻阅了《石头故事》的一些手稿,找出了主要的想法。然后他摇摇头,感慨道:“我不能肯定,伙计。我真的可以写一部不朽的杰作!”第二天,黄元御回到自己的公寓,派弟子带着银子、煤和冬装去见曹雪芹,帮他写书。

寒冷房间里的蜡烛明亮而宁静的夜晚,曹雪芹感到心里有一股暖流。手稿外面,他低下头写道:“莫道,这个世界是无知的。现在我们见到了袁宇·君。

“现在,《红楼梦》已经成为中国小说史上无与伦比的高峰。

《大英百科全书》说,《红楼梦》抵得上整个欧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