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私立教育中“逃离”的著名校长现在怎么样了?

编者按近年来,发生了一件值得基础教育界关注的大事。

也就是说,有许多校长离开公立学校加入私立教育。

它们从系统内部转移到系统外部有多种原因。他们中的一些人“碰巧”在年底退休,自然会去私立学校“利用他们剩余的精力”。有些人坚决放弃自己的公共地位和优越条件,坚决在民办教育市场上“爬行”。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参与私立教育绝不仅仅是一种“废热”,也不仅仅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待遇。

这种选择不仅是慎重考虑的结果,也是实现个人教育理想和教育感受的多重考虑。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批思想先进、智慧高超、积累深厚、经验丰富的著名校长离开民办教育,不仅会改变民办教育的质量和形象,还会给整个基础教育格局带来持久的影响,同时也给校长的建设和发展带来许多新课题。

这些著名的校长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有什么新思想、新发展和新行动?在这里,我将集中讨论六位从事私立教育的代表性校长。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最近的情况:兰季红:带着梦想,所以我开始成为兰季红万辉小学的校长。2017年夏天,在成都青羊区,成都草堂小学前校长为退休教师举办的晚会上,在场的许多教师和校长兰季红含泪。但这并不是因为退休事件,而是伊恩·季红告诉每个人她决定离开。

不久后,“成都青羊区草堂小学校长兰·季红辞职”的消息震惊了当时的朋友圈。

面对外界的询问,兰·季红说,“我做了一个梦,所以我出发了。

如果是为了高薪,我不会在这个系统里呆30年。”

这个决定将在六个月前开始。

一天,兰季红应万辉教育集团的邀请参加了家长会。会上,一些家长说万辉的老师没有照顾好他们的父母。一些家长说,如果万辉开办一所小学,课程、教师、校长和教育态度将是最好的。

理想的学校很大。这并不意味着大片土地。相反,它需要突破天花板和墙壁,这样学生才能发展自己。当时,万辉负责任的教育态度震惊和感动了兰季红。她觉得这是实现她的理想的地方。

兰·季红当时透露,她将创办万辉小学和中学,这是她的梦想。

当被问及她的梦想时,兰·季红回答说:我的理想学生将深深植根于中国文明,拥有中国价值观,能够在世界各地工作和生活,能够承受任何肤色和任何领域的人才的竞争与合作,能够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获得幸福的生活,并随时找到生活的意义空。这是我想给我的孩子的方向,就像生命中的光,引导他们在生命的河流中漫步,走向世界。

当被问及如何实现这样一个理想时,她说:我有几个基本原则。

我们不会批评中国的教育,但我们会通过结构调整来改善它。

教育不是用来责骂的,教育是一门科学。

我们将重建教育,因为生活,因为未来的教育重建,因为儿童重建教育。

事实上,孩子是有独立文化的人,但当孩子入学时,成人肯定会把自己塑造成教育者,孩子肯定会受到教育。事实上,这是一个成年人的愿景。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我未来的学校会有所改变。

这句话“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我将在我未来的学校里有所改变”已经成为她做出一个伟大转变的誓言。

叶翠薇:我只想彻底“玩教育”。叶翠薇,叶翠薇海良教育集团的首席校长,杭州第二中学的前任校长,一直想象着一所山水环绕、富有中国美学景观和人文意蕴、一楼一砖一瓦、内阁一阁充满活力的学校。

它热烈欢迎每一个孩子的到来,不仅仅是分数,还有才能。它关注出生的人的正直、幸福和未来。

在系统内的35年里,他没能完全实现这个理想。

在杭州的17年里,985所和211所著名大学的入学人数最多。在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他获得了最多的金牌——杭州第二中学获得了11枚国际金牌,他的同学获得了9枚。

当然,他仍然有更为自豪的记录——在最后一个年级学生离开学校后,他不会骂我,也不会骂我,叶崔伟。他只会认为他做得不够。

此外,担任校长17年后,竞争空非常激烈。有将近1万名学生,我的学生没有一个走极端。

最后,经过17年的努力,他离开了杭州第二中学,选择海亮教育集团作为他新旅程的起点。

叶翠薇说,离开杭州第二中学时,有一种满足感和内心的平静,但也有一种深深的遗憾。

在胡翔,西湖的姐妹湖,这是一个不朽的土地,他正在经营他理想的学校。

他说胡翔公立学校将是我一生中最有趣的工作。

现在,海亮教育集团给了叶翠薇一个自己玩的平台。他已经能够弥补留在系统中的这些遗憾并再次出发。

就任梁海教育集团首席校长后,他的工作量几乎翻了一番。

两次采访后,他坐在办公室的黑色沙发上,让他的助手去找他经常穿的蓝色套装,理由是拍照时它可以盖住他微微肿胀的腹部。

他看起来有点累。

但他说,目前,身体很累,但心不累。

对于这份“自我寻求”的工作,他从内心感受到了快乐。

程红兵:他来到了一所理想的学校,并为此努力学习。现在,“程红兵”这个名字已经成为基础教育中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品牌。

在南下深圳之前,程红兵的个人品牌定位仍然停留在“首席学者”的头衔上。

这个“标签”似乎也是他最喜欢的。正如他的书名所说,“做一个学者校长”,他证明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是“学者校长”,他的个人微信昵称是“谦虚的学者”。

2013年,他辞去上海浦东新区教育局副局长职务,成为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肩负着教育改革的重任。

由于媒体报道,程红兵成为明德校长的消息广为传播。事实上,他身上还有另一个品牌标签——一位100万岁的校长。

虽然这不是深圳福田区第一次用百万美元年薪“招聘”校长,但这位已经有品牌影响力的“学者校长”已经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百万年薪”一度也吸引了奇怪的目光,但他并不在乎。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思想家,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正在做什么。

他说他来是为了一所理想的学校。

因此,为理想的学校努力工作。

明德实验是福田区教育局委托腾讯教育基金会管理的学校。腾讯将其视为慈善项目,而非盈利项目。

这所学校从一开始就被贴上了“先锋”和“素质教育”的标签。

在程红兵的领导下,明德实验学校以其跨境教师、跨境课程和轮班制而闻名于世。

明德实验中教师的原始年龄在50-90岁之间,有叔叔和鲜肉,年轻教师占相当大的比例。

与许多学校不同,教师不是来自单一的来源,而是来自各种机构,国内外的毕业生,甚至可以雇佣各种专业人士进入校园成为兼职教师。

学校的内部环境也很平坦。

一般来说,公立学校有七八个中层部门,而明德实验(Mingde Experiment)只设立了两个部门,学校事务办公室和课程办公室。管理水平的降低拉开了校长和教师之间的沟通距离。

几年来,从零开始,从1.0模式到2.0模式,程红兵管理下的明德实验学校在“聚光灯”下经历着深刻的变革,这是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清流,给中国教育带来了希望。

去年9月,“程红兵不再担任深圳明德实验学校校长”的消息传遍了互联网,在教育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程红兵是明德实验学校的校长。

对此,程红兵回应道:“我原本是个学者。这是对我最初自我的回归。

”他的回应似乎让时光倒流至2013年。模糊地说,他是有文学气质的“主要学者”,但他看起来憔悴而憔悴。

刘赵玉安:2017年8月14日,把“诗意教育”从西园带回给了无名湖刘赵玉安北大培文集团的负责人和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的前任校长。由于年龄原因,刘赵玉安被免去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校长兼党委书记的职务。他加入了北京大学培文教育集团,并担任该集团的负责人。

2018年4月13日,在北京大学斯坦福会议中心,刘元钊收到了北京大学前校长、北京大学培文教育集团总裁周启枫的聘书。从那以后,在“最具中国特色的学校”里实行“诗教”的“诗人”把他的位置转移到了现代新诗的象征——未名湖。

在过去的一年里,刘元照在一个新的纬度和经度上开辟了新的故事、与教育有关的故事、与诗歌有关的故事和与诗歌教育有关的故事。

赵刘元坦率地说,今年,第一个周期是毫无准备和迷失方向。他对不同于以前的事情有所准备和准备。

它也是教育,过去是系统内的教育,但现在是系统外的教育。

面向市场,面向各级政府,与企业投资者打交道。

投资、土地、运营平台、运营模式、效益、效益、收益率等新概念已经成为日常用语。

教育从属于需求,学校满足需求,除了做还是不做别无选择,这是集团公司生存的原因。

一年来,内部管理部门进行了调整和整合,根据自身的专业,分为“市场、开发、建设”、“管理、评价、监督”、“培训、科研、教学研究、推广”、“品牌、公关、宣传”等部门,激发了内部活力,即专业管理的活力,成效显著。

我们管理学校,不只是派出校长一个人,在校长身后站着一个专业而敬业的团队。我们管理学校不仅仅是让校长单独来,而且是作为一个专业和敬业的团队来支持校长。

关于如何激活和推广学校,刘源坦率地说,他不是救世主,也没有超人的力量。

他坦率地说,他更像一把点燃的火,可以点燃,真正的燃烧取决于他自己。

在语文教师、校长和诗人方面,刘元照今年获得了更多的“商人”称号。

多重角色,不断变化,但刘源赵承诺他仍然是我自己,不会迷失自己。

陈钱林:构建属于中国陈钱林的高级课程体系,广东碧桂园实验学校校长、杭州师范大学原附属学校校长将开始新学期。在佛山顺德,博士洛拥有的双语学校碧桂园实验学校将很快迎来一个向年轻明星致敬的仪式。一群学生将登台领取“明星卡”,见证他们的成长。

评判的标准不仅仅是好或坏的结果,而是延伸到自律习惯、自学能力和独立人格。

根据学校校长陈钱林的说法,“让每个孩子轮流成为英雄”。

陈钱林,2016年加入碧桂园实验学校,在中国教育界享有盛誉:知名校长、资深家庭教育专家、中国教育协会中小学整体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十多年前,在教育部工作的陈钱林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选择。他成了一所小学的校长。几年后,他管理了一所鲜为人知的学校,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绩。权威教育媒体《人民教育》报道了相关经验。

随后,陈钱林先后担任温州建设小学和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学校校长。他的发展平台和教育视野越来越广,他的生活不断迈上新台阶。

在选择乡村花园时,陈钱林重视他们在创建“教育地图”方面的远见卓识。

自上任以来,陈钱林和郊野公园的创始人杨国强进行了多次深入的会谈。

“杨先生在讲话中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有自己的课程。我们不能只是向别人学习。

”陈钱林回忆道。

陈钱林对中国教育的强烈责任感和对祖国的深厚感情深深打动了他。

“中国有数亿学生。虽然国外的教育理念是先进的,但我们应该坚持传统,建立一个属于中国的先进课程体系。

随着教育哲学和实践的逐渐成熟,陈钱林对自己的使命有了更深的理解,“追求精神成长和个性化学习,通过课程改革的探索探索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道路。

“因此,碧桂园实验学校在国内教科书课程的基础上,提出了多种素质教育的新方法:个性化自主作业、音乐节和让每个孩子都能充分展示的阅读课,鼓励学生进行各种探究和深造…李建华:李建华河南郑州二德国际学校校长,一所讲述温度故事的学校,江苏南京莲花实验学校前校长,2017年8月。南京莲花实验学校校长李建华辞去职务,加入河南省郑州市爱德国际学校(Ered International School),在那里,他开启了“走自然成长教育之路,温与故事办学”的新探索。

十多年前,他辞去了工作,为南洋教育集团工作,南洋教育集团是中国第一家私立教育公司。后来,他回到了公立学校。他记录了南京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和南京莲花实验学校两所学校每一个温馨、精致、美丽的故事,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其中,莲花小学曾被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过。

他学校的基因:温度和故事。

莲花小学是他“故事教育、温度学校”教育理念的诞生地。

在Ered国际学校,他倡导“教育=联系+关系”。

通过他聪明的父母的教室,他通过“八月会议”与父母和老师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系。

他主张“学生应该用花来培养自己,孩子应该去教书”。

今天的Ered是一所教学楼里没有清洁工,校园里没有垃圾桶,练习本里没有*号,班级里没有“移植”座位,一所大手大脚的学校,一所家长上课的学校,一所校长8:30打电话来的学校,以及一所拥有300亩教育农场的学校。

李建华经常说:坚持是昂贵的。坚持是最重要的。

他应该是全校都知道并且会坚持到最好的人。

在这样一天又一天的普通工作中,李建华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更接近他想要的理想教育。

编辑后:无论如何,要想重新找回自我并重新开始,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胆量。

大胆逃离这一体系的六位校长不仅向我们展示了光环背后的坚持和变化,也向我们解释了真正有教育信仰的人可以无处不在。

应该说,就整个基础教育而言,从公共部门加入私营部门的校长只是“个别现象”,但这种现象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深入的考虑。

如何为校长创造更合适的发展环境?如何赋予校长权力,使“校长负责制”名副其实?如何构建具有适当权利和责任的现代学校制度?这些是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共同面临的课题,也是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关注的机制和体制改革的重点。

只有解决这些问题,中国基础教育才能真正形成健康、动态的发展模式。

校长协会兰·李海全面编写了这份报告。文章来源包括成都商报教育版、华西都市报、浙江日报、刘赵玉安、爱德国际学校和互联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