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怡兰/玻璃杯,浅酌就好

最近因连续被网友与家人提醒,这才留意到我家的玻璃杯,除了喝加冰或highball的威士忌杯略微硕大外,其余都颇迷你。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早期其实也都还是正常大小,却是一年年渐渐对小尺寸情有独锺,或细瘦或矮圆,小小巧巧一掌盈握,煞是可爱。 我想,除了因体质虚寒缘故、天生冷饮量少,另一缘由,则应是开始喝茶喝酒后,越来越习惯徐徐浅酌细品,节奏于是开始变得悠然。冰茶、冷泡茶、冰、果汁、醋饮、气泡水、气泡调饮……再也不囫囵吞大口一杯乾尽,喝得少了、慢了,大杯满装老半天喝不完,自然而然再添购都是小杯,装一点喝一点,刚刚好。即连照理应得大口豪迈畅饮的啤酒,亦如是。早年其实不太喝啤酒,一来不爱那淡苦之味,二来因饮酒多为佐餐,老觉多喝胃胀吃不下饭,难生好感。敬而远之多年,直到精酿啤酒风潮吹起,方才惊艳于那多元多样多层次的浓馥芬芳,自此另眼相看。遂而,我喝啤酒,心情上态度上比较近似于喝葡萄酒、威士忌、清酒烧酎,非为解渴尽兴,纯因美味而饮;尤爱高酒精度强劲味浓酒款,三百多毫升一小瓶自个儿一次喝不到半罐,还得靠另一半帮忙……这般饮法,一般啤酒杯当然全派不上用场,一如其他冰饮,还是小杯小盏合适担纲。杯小,形式形制的要求也就不大一样:首先杯壁定得轻薄剔透,量体上才能合衬;不喜任何浮面贴印其上的花色图案,简雅低调不夸饰才能配搭──但光是一逕直正筒圆朴实无华不免流于刻板单调,造型与形体还是需得有些韵味变化,画龙点睛几笔雕镂刻纹,简中见姿态,才够耐看。如此标準下,早年较偏爱的几只多来自北欧,特别芬兰iittala一系列略呈平底长圆椎形的各色酒杯最是合意。后来结识日本的几个玻璃品牌,对那既轻盈又内敛、且还带着细緻手工感的风致很是着迷,遂就此移情。最上手、最常用的是广田硝子「Textile Cutting」系列,一组五只,直纹、横纹、网纹、格纹、点点;各自纹案皆不同,只只优雅好看,且形状尺度容量完完全全契合我的需要,让我当堂失了理智,打破从不接纳成套餐具的素来持守,一整组全抱回家。后来此系列不知为何就这么绝版,让我暗自庆幸偶而冲动一次也不错。同品牌的「大正浪漫 十草」与「东京复刻 蒲鉾」是近来新欢,比Textile Cutting略高大些,盛装气泡饮正刚好;尤其今夏邂逅之初,刚巧正是迷上Gin & Tonic调酒当口,当下一拍即合,没几天就来上一杯,沁凉过瘾。Sghr菅原硝子的两只则虽为此中少数「有色」杯种,含蓄稳重气质,与冰茶、冬瓜茶、荞麦茶等颜色沉着的饮料很是相得益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